躊躇了許久終於決定到太平洋的另一邊,看著看著發覺說不定在這個地球上不論哪邊,人總是一樣的吧。

可我又想起有人曾說過在地球的那端也許也會有一個人正跟自己有同樣遭遇,所以我期待哪天走在路上直視對方的時候會產生奇妙的心電感應。

原來也到了身邊好友準備要結婚的年紀了,我現在才知道一個結婚需要搞這麼多東西還有數不清的習俗跟禁忌,就算只是伴娘也需要想迎娶遊戲製作道具還有準備舞蹈什麼的,真折騰。

而我也只是想當個穿得美美拍照好好去吃一頓的伴娘呀。

rumor has it

他說,她說,他們說,

我真心希望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繞了一圈終究還是回到原點,現在想想好像整整20幾年的生活都是這樣不停旋轉然後歸零。 

其實也沒什麼,不過聽到有人說我知道你們這種人就是身無大志,考試去做鐵飯碗工作,最後找個有錢人嫁這句話,雖然當時忍下來了,不過倒是很想反問你又對我了解多少,我自己的目標我自己決定,真的不需要別人插手。

到底得說多少次我就是不會為了別人而改變自己,你不喜歡可以跟我說,要不要改我自己的事。 


Bye 2015.

Hello, 2016.

沒什麼特別留戀的一年過了,
把許多小尾巴處理掉之後發現並沒有想像中愉悅,
期許新的開始不要再讓自己變得惱人又無趣吧。

新年快樂!

夏天一直是讓人又愛又恨的季節啊。

喜歡夏天的海、沙灘、還有帥哥美女可以看,當然隨之而來卻是痛恨的過敏以及各種皮膚病。

如果可以以後退休生活一定要住在靠近海的地方。

然後我突然想起星座運勢上說的:總是有一方要能先低下頭。
所以這次我決定打破以往的行為,努力去當好另一種角色。

1990/11/05

只想說聲,嗨。

©perhaps,|Powered by LOFTER